身家过亿,为什么借高利贷买房?草率了

浏览:3481   发布时间: 08月29日

过去一年多时间,陈某像坐过山车一样经历了大起大落。

身为蚂蚁集团高阶管理员工,陈某获得了价值不菲的期权。

按照蚂蚁IPO时高达3000亿美元的估值,陈某持有的期权价值将近1亿元。

蚂蚁上市前夕,这些期权很快就可以解锁,陈某眼看就实现了财务自由。

这时他做了一个让他无比后悔的决定,借了500万元高利贷,在杭州近郊买了一套价值上千万的别墅。

即使高利贷的年利率高达45%,当时陈某并不担心。

眼看就要上市身家过亿,即使利息高一点,对他来说也不成问题。

如果一切顺利的话,500万元的高利贷对陈某来说当然不算什么。

但问题是,这是一个黑天鹅出没的时代,唯一确定的就是不确定。

谁能想到,所有人都以为板上钉钉的上市计划,在距离IPO只有两天时,被上交所和港交所宣布暂缓上市。

在蚂蚁之前,中国的互联网大公司是没有上市失败这一说的。

这也是陈某敢于借500万元高利贷买房的原因。

公司暂停IPO后,上万名蚂蚁员工从即将一夜致富的狂喜中跌落。

比起其他人,更尴尬的是陈某,上不了市,期权就很难兑现,他500万元的高利贷怎么办?

当时陈某已经付完房子首付,无路可退,听到暂停IPO的消息,当时只觉两眼一黑。

好在陈某工资收入也很高,加上又有期权在手,信用极佳,想方设法向亲朋好友筹款,想尽各种方法凑齐了500万高利贷的还款。

陈某的经历让人感慨,手里拿了一副好牌,却差点儿打得稀烂。

明明收入高,还手握上亿元的期权,却险些让自己陷入债务危机。

陈某的经历大多数人不会遇到,手里有上亿元期权的人毕竟是少数。

但让陈某陷入困境的三个问题,我们每个人都经常遇到。

第一是不喜欢延迟满足。

上世纪 60 年代,美国有个著名的“斯坦福棉花糖实验”,实验中,小孩子可以马上获得一样奖励,1 个棉花糖,或者等待一段时间,得到 2 个棉花糖。

实验发现,那些坚持忍耐更长时间的孩子,也就是能够延迟满足的孩子,通常具有更好的人生表现。

今日头条的创始人张一鸣认为延迟满足是最重要、最底层的一项特质。

张一鸣甚至认为延迟满足是摆脱平庸的唯一方法。

陈某困境的根源就是他不擅长延迟满足,为了即时满足,马上买上别墅,他甚至愿意去借高利贷。

第二是盲目乐观。

陈某之所以敢借高利贷,就是因为公司即将上市,期权马上就可以变现。

如果公司如期上市,它的期权很快变现,借了高利贷对他也不是什么大问题。

而他太乐观了,根本没有考虑过上不了市的问题。

乐观是好事,但盲目乐观就有问题了。

我们要分清乐观和盲目乐观,坚持乐观,避免盲目乐观。

第三是没有考虑风险收益不对称。

高手做选择时都追求风险收益不对称,也就是风险尽可能小,收益尽可能高,不做那些后果无法承担的选择。

就像巴菲特所说,即使给我再多钱,让我拿着有1000个弹仓里面只有一发子弹的手枪,给自己来一枪,我也不会干。

陈某借高利贷买房和高手的原则正好相反。

收益有限,公司如期上市,他也没什么收益,反而还要付不菲的高利贷利息。

而风险相对很大,一旦公司无法如期上市,他就陷入了高利贷债务危机的困境。

每个人面临的选择不同,没有期权的普通人多半不会遭遇陈某这样的困境。

但我们同样要做各种选择,背后的道理是通用的。

当我们做选择时,最好也多问问自己。

是否可以延迟满足,是否盲目乐观,是否考虑了风险收益不对称性?

一旦我们养成了决策前问这些问题的习惯,以后的人生中遭遇陈某这样困境的概率一定会大大降低。

很多人以为做选择靠的是运气,但其实它是一门技术活儿。

主营产品:电源适配器,其他电源装置,车载逆变器/车载电源,开关电源,手机充电器